当前位置: 主页 > 联系我们 >
乘鹤仙人去不回空名黄鹤旧楼台
发布日期:2022-06-16 12:19   来源:未知   阅读:

  此刻站在先生的遗像前,除了阴阳两隔的痛苦和欲哭无泪的无助,怅然若失也突如其来。夜寒窗,梦迷茫,往事随风追忆忙。

  陈庆英先生与他的4个博士合影,左起赵桐华(2008级)、王晓晶(2007级)、罗旦(2007级)、金雷(2006级)。

  第一次听到“陈庆英”这个陌生的名字,是2006年从郑德强先生那里。他鼓励我考博士,深入学习藏学,导师就找陈庆英,理由是先生是“三好生”:人品好、学问好、酒量好。从2007年成为先生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藏族弟子到今天,郑先生当年的评价,还算客观,除了酒量好这一条。先生气质儒雅、性情谦和,不过江湖传闻先生酒量曾经是如何如何地傲视群雄,可惜我从没有目睹过先生觥筹交错、把酒言欢的“盛况”,据说是因为肠胃的原因不喝了。可是,另外两条,令我感受颇深,也一直深深地影响着我、鼓励着我。

  要知道当年作为先生的第一个藏族弟子,他对我的期望值,尤其是在藏文方面的期望值非常高。然而,当“见识”了我的三脚猫藏文,他手上的香烟一根接一根,脸上的笑容依旧,却半天没有说一句话。过了很久,先生问我有没有破釜沉舟深入学习的勇气,我斩钉截铁地回答,总算让先生眼神里又有了光芒。

  从此,读博的许多时间都是在先生填满书籍的办公室里度过的。藏族历史、文化、宗教、文献等方面的知识,先生总是信手拈来,对我循循善诱。正所谓“智者促膝对座谈,自能另辟智慧径”。在先生为我言传身教之际,经常会有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青年学生前来请教。于是,先生就会对我这个“编内学生”按下暂停键,转而不厌其烦地指导“编外学生”,等对方完全理解了、吃透了,才又笑眯眯地对“编内学生”按下重启键。除了这样一对一的室内教学,先生也经常鼓励我们四个弟子去北大、人大等高校旁听讲座,香港现场开奖历史记录!还时不时带我们去雍和宫、白塔寺、故宫、乐山大佛等文物单位进行现场教学,或者安排我们做博士答辩会记录员,为毕业做准备。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先生的悉心指导下,我们几人均成绩优秀如期毕业。就我而言,毕业前后,我的四本藏学成果也得以出版。毕业之际,先生推荐我到哈佛大学燕京学院继续做博士后,认为藏学学者必须走出国门获得一番历练,才能找准定位、找到发力点。虽然未能如先生所愿,可是先生的知遇之恩永生难忘。

  “平生不下泪,于此泣无穷”。此前,我的新书本想请先生作序,可因为健康原因,先生婉言谢绝;2021年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准备在先生80岁之际,举办“陈庆英先生学术研讨会”,我们几位弟子也接到了预通知,可因为疫情的反复,只能作罢;2022年,在成都过春节期间,我准备带儿子去邛崃给先生拜年,可先生偶染风寒,我们未能成行。尽管如此,我坚信,一定会盼到同先生的欢聚,可如今等来的却是“一片伤心画不成”。香港六皇信箱红字

  诚然此刻心字已成灰,然能同先生的至亲一道送别先生最后一程是何等难得。《清稗类钞》云:“所谓喜丧者,则以死者之福寿兼备为可喜也。”老北京人谓“喜丧”是“福寿全归”。在西藏,先生应当就是那群身穿福寿日月衣、笑意盈盈漫步八廓街头老人中的一位。

  人世沧桑终坦荡,天堂无恙,愿康平。(中国西藏网 特约撰稿人/罗旦 博士)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惊闻噩耗,恩师陈庆英先生突然驾鹤归去!顿时,天地失色,悲从心涌,恍惚间已泣不成声。[详细]

  经过几年的努力收集整理,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称多县的学者编辑的《藏族名僧胆巴国师研究文集》,收入有关胆巴国师的历史记载和藏汉文研究论文,即将出版,这对于胆巴国师这一历史人物的研究和玉树称多县的地方历史的研究都是一...[详细]

  栉风沐雨60载,砥砺前行续华章。今年是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著名藏学家、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历史研究所原所长陈庆英,接受了中国西藏网采访,简要概括了西藏政教合一制度的历史,阐明了西藏民主改革的历史意义。[详细]